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远岸 > 拜登亚洲行

拜登亚洲行

曾经有位老记者对我说,记者工作的一部分是等待。此话不假。

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12月5日在北京瑞吉酒店与中国美国商会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举行早餐会,并发表演讲。预定演讲时间是上午9:15。

8点过后,十余家中外媒体的记者便按照要求到达酒店,通过安检,在一边的房间里等待。许多记者在别的场合也都遇见过,大家喝着咖啡,聊着天。

9:15左右,我们被领到2楼早餐会所在的房间。台上还没有人,台下有6、7张大圆桌,每桌12人。看上去他们还没有吃早餐,桌上只有果汁。

大约10:40左右,拜登和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Gary Locke)一起走进会场。骆家辉向大家介绍拜登,结尾他说,“先生们、女士们,让我们欢迎美利坚合众国第47任副总统拜登”。

拜登走上前说,“我迟到太久了,你们可能以为将要听到美利坚合众国第48任副总统的演讲了”。在大家的笑声中,他接着说,“我向大家道歉。在国内我迟到的时候总是怪在总统身上。但今天我没法这么做,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拜登继续开玩笑,“我记得220年前我上大学那会儿,你只需要花10分钟等一个副教授,20分钟等一个正教授。我们拜登家唯一的正教授是我的妻子。你们不必等这么久的。”美国“第二夫人”吉尔•拜登(Jill Biden)在北弗吉尼亚社区学院任英语教授。

提到妻子,我不由得想起拜登的第一段婚姻。1964年春假,22岁的拜登在巴哈马群岛认识了内莉亚•亨特(Neilia Hunter)。内莉亚来自一个纽约的富裕家庭,当时正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读书。拜登对内莉亚说,他的目标是在30岁时成为参议员,然后当总统。拜登1965年从特拉华大学毕业,随后进入雪城大学法学院。1966年,还是法学院学生的拜登与内莉亚结婚。内莉亚的父母起初不太愿意让女儿嫁给一个罗马天主教徒。

1972年12月18日,29岁的拜登成为美国最年轻的参议员之一。而就在选举后几周,在去选购圣诞树的路上,内莉亚(Neilia Biden)和他们一岁大的女儿娜奥米(Naomi Christina)在车祸中丧生,两个儿子博(Joseph R. "Beau" Biden III)和亨特(Robert Hunter)也受重伤。拜登在儿子的病床旁宣誓就职参议员。为照顾儿子,他曾想辞去公职,但最终被说服留任,于是他每天往返于特拉华州的寓所和华盛顿特区。1977年,35岁的拜登娶了第二位妻子吉尔,婚后生有一女阿什莉(Ashley Blazer)。

每年12月18日,拜登都不工作,以纪念过世的妻儿。

眼前的拜登,已经71岁,满头白发,黑色西装,银灰色领带。在称赞骆家辉及中国美国商会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贡献后,拜登谈及与中国领导人会谈的议题之一,经济。重点包括对三中全会提出改革的看法,并重申中国经济增长符合美国利益。

不过时下人们显然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中国设立防空识别区。这个突发事件并不在拜登早已计划好的议题中,但却更加引人关注。对防空识别区问题,拜登在北京的言辞感觉上比在日本的更加缓和。

在日本东京,拜登站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身边称,“美国对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的企图感到深深担忧。这一行为已经加剧地区紧张,并增大意外和误判的风险。”拜登在北京称,“中国近期突然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导致该地区产生严重忧惧情绪。”他没有使用“单方面”、“改变现状”等这样的词汇。

尽管拜登在日本批评中国突然设立防空识别区一事,重申与日本的盟友关系,但最终他并没有如日本所愿要求中国撤销防空识别区。在这一点上,日本可能感到失望。

此外,拜登简短且较为温和地提到人权问题。他表示,中美有许多分歧,在当今一些问题上有深刻分歧,例如对待美国记者的做法。“但我相信如果中国尊重普遍人权,中国将会更加强大、稳定和具有创新力”。

拜登还解释了为何美国总是提起人权。“每当我被问及该问题时,我总是试图说明,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当初绝大多数我们的祖先来到美国,正是因为他们的人权受到侵犯。这(人权)已经植根于美国人的DNA。不管有多想避免讨论这个问题,没有一位总统能够对此保持沉默,而无需承担来自美国公众的后果。这就是我们。这不是说我们是人权的堡垒,我们自己也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41年前,拜登就已如愿在30岁时成为美国参议员;40多年过去了,他的另一个目标还没实现——成为美国总统。他并非没有尝试。他曾于1988年和2008年两次竞选总统,但均在争取民主党党内提名时落败。

2016年,这位美利坚合众国第47任副总统是否会去竞选第45任总统呢?《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拜登的有利条件是副总统在竞选时往往能够获得党内支持。在过去半个世纪中,副总统通常在竞选总统时赢得党内提名:2000年戈尔(Al Gore),1988年老布什(George H.W.Bush),1968年亨佛莱(Hubert Humphrey),1960年尼克松(Richard Nixon)。

最近一次未能获得党内提名的副总统是杜鲁门政府的巴克莱(Alben Barkley),1952年在总统提名竞争中落败。当时巴克莱74岁,年事过高被认为是失败的原因。

2016年时,拜登也将74岁。但年龄还不是拜登最大的问题,有希拉里这样一个强劲对手才是最大挑战(若两人都参选的话)。如果前第一夫人和国务卿当选总统,将打破性别障碍,就像2008年奥巴马当选打破种族障碍一样。

尽管挑战重重,拜登并未排除参选的可能。他今年对GQ杂志表示,“如果我这辈子都未能当选总统,我仍能含笑而死,但这不意味着我不参选。”

推荐 13